當前位置:100EC>數字零售>【電商快評】反壟斷高壓下 騰訊 阿里開啟“破冰”之旅 中國互聯網有望真正“互聯互通”

全國疫情數據

{{dataList.mtime}}
  • 確診

    {{dataList.gntotal}}

  • 疑似

    {{dataList.sustotal}}

  • 死亡

    {{dataList.deathtotal}}

  • 治愈

    {{dataList.curetotal}}

【電商快評】反壟斷高壓下 騰訊 阿里開啟“破冰”之旅 中國互聯網有望真正“互聯互通”
網經社發布時間:2021年07月15日 17:06:17

(網經社訊)7月14日晚,消息稱阿里巴巴和騰訊考慮互相開放生態系統,雙方都在制定放松限制的計劃,從雙方可能的舉措來看,此次相互開放的程度很高(詳見網經社專題:騰訊阿里“破冰”之旅啟程?傳相互開放生態系統)。對此,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發布快評予以解讀。

【觀點一:騰訊和阿里選擇互相開放 是反壟斷背景下的“姿態”行為】

對此,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北京盈科(杭州)律師事務所方超強律師認為,騰訊和阿里的生態互相開放,一方面是反壟斷和制止不正當競爭的正當需要,換言之,從市場經濟的角度而言本就應當開放;另一方面應該也有監管層的意思或者說是監管層推動的,因為從雙方內部而言,看不到可以短時間內推動相互生態開放的內因和動力。

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表示,如果真的是出于各自企業利益的考慮,或者用戶體驗的考慮,騰訊和阿里應該是早就爭相開放了,早就握手言和了,但他們之間仍然是不兼容,這個肯定不是他們兩家的初心,而是由外而內倒逼出來的,換句話說,是迫不得已,也是給政府和外界做一個姿態。尤其在反壟斷的浪潮下,在強有力的監管部門和輿論壓力下,他們的合作并非發自內心的“本心”。 

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員、互聯網實驗室創始人方興東認為,騰訊和阿里的生態互相開放當然是一件好事,是中國強化反壟斷形勢下,互聯網巨頭最新的舉措。不過是主動還是被動,覺悟和行動肯定是有了一定的進步。值得表揚;但是,還遠遠不夠。

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寧波新東方工貿有限公司CEO朱秋城則表示,目前中國的互聯網,反壟斷是新形勢和大勢所趨,也是互聯網真正的未來方向。在目前這樣的大背景下,騰訊和阿里選擇開放、共贏、資源互補是最佳的方式,不僅僅是“規避壟斷”處罰的最佳方式之一,而且真正活躍、繁榮中國的互聯網生態,有利消費者和市場發展。

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上海漢盛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李旻律師表示, 在反壟斷的“高壓態勢”之下,阿里騰訊的相互開放可能已成為了必然選項。阿里騰訊以求通過相互開放生態的方式,做到從形式上的聯合,避免各自行業壟斷,但后續是否會強強聯合,排擠其他競爭者,還是打算真正的開放,目前還未可知。

【觀點二:或將從關注度高 輿論壓力大的平臺開始開放】

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郭濤表示,騰訊和阿里巴巴開放生態系統涉及到流量推廣、移動支付、即時通訊工具及各類平臺等領域,影響數億的網民和數千萬商家,需要充分評估用戶體驗和用戶隱私保護等,生態開放應該是逐步開放的過程,從非核心業務到核心業務,核心業務的開發預計還需要較長的時間。

“阿里巴巴和騰訊考慮互相開放生態系統,阿里巴巴的初步舉措可能包括將騰訊控股的微信支付引入淘寶天貓;阿里方面的初步舉措可能在淘系電商平臺將微信支付納入進來,制定一些針對放松限制騰訊的計劃,而騰訊或將允許淘系電商內容在微信內進行分享,將進一步放開對淘系電商內容分享的限制計劃,同時在未來微信用戶也可能通過小程序使用阿里的服務。”朱秋城稱。

曹磊認為,他們對此是非常謹慎的,肯定不會全方位、底層數據的真正意義開放與互通,應該是有限的局部的開放,比如說會拿一些非主要的、輿論壓力大的、用戶關注度高的一些平臺和產品進行開放,如果阿里把淘寶和天貓全方面開放,也慌的,這是我的一個基本判斷。

【觀點三:騰訊阿里:互開利弊雙關 雙贏挺難 阿里則坐收“漁利”】

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贏動教育CEO崔立標表示,互相開放是在反壟斷的大背景下政策驅動的開放,所以這種開放并非自愿的和利益驅動的,這種開放也必定是最低程度的開放。在這次開放中,阿里巴巴應該收益最大,因為騰訊這邊有阿里夢寐以求的流量資源,但騰訊這邊對阿里巴巴的資源則沒有那么迫切的需求,最多是對微信支付有些幫助,因此阿里巴巴收益更大些。這只是互聯網生態開放的開始,隨后字節跳動也會加入開放的,其實大家互相提防和覬覦的,都是對方的流量,沒有競爭關系,業務互補,大家雙贏。問題是,國內幾個大廠,都有各自的生態,互相都有業務在競爭,雙贏挺難的。哪怕在政策的壓迫下,被迫開放,也會小動作不斷,畢竟都不想做賠本的生意。

李旻表示,阿里騰訊相互開放對各自的意義,誰是贏家誰是失敗方,不能一概而論。此次的互相打通,是更深層次的互動,對雙方而言,卻是有利有弊。阿里可以借用騰訊龐大的社交流量,對于天然依賴流量的電商業態來說,微信平臺無疑是巨大的潛在轉化途徑。但是,在移動支付方面,微信支付可能借此剝奪支付寶的份額。對于阿里來說,無疑是兩難的選擇。

曹磊認為,對于阿里和騰訊兩家來說,從表面看,有得有失,有利有弊。所得就是有新的用戶新的流量,各自的用戶體驗也更方便,也能獲取到對方的數據,當然也包括交易行為和用戶畫像的行為數據。其次對阿里系來講,將能接入十幾億級的用戶規模,比如說在微信和社群里分享淘寶商品鏈接就更方便了。

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北京盈科(杭州)律師事務所律師丁夢丹表示,騰訊和阿里生態互相開放,這一信號無疑是利好的,但如何開放,開放到何種程度,這一點更值得關注。

【觀點四:互聯網巨頭相互開放是大勢所趨】

方興東表示,無論是基于全球各國的反壟斷法,還是基于全球互聯網共同的價值觀,以及實際產生的社會后果,互聯網巨頭最終都得實現全面的開放,否則就將遲早遭遇法律的懲處。所以,我們樂見阿里和騰訊相互開放,是拉開序幕。騰訊生態向字節開放,也是勢在必行。平臺之間相互開放,未來必須是標準,是常態。

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郭濤表示,近幾年來,反壟斷調查從無到有、從少到多,對互聯網巨頭在收購、合作、結盟方面的競爭行為展開反壟斷調查已逐步成為常態,對巨頭公司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的競爭心態和手段進行遏制,騰訊、阿里巴巴作為互聯網龍頭商業的模式由壟斷競爭向合作共贏轉變,有利于互聯網行業的健康長遠良性發展,讓企業真正實現做大做強。

方超強認為,騰訊與阿里的“和解”,有規范競爭秩序的內在合規要求,也有監管層的推動,對于字節而言,個人認為也一樣,只是時間問題。

同時他還表示,在過去的幾年中,頭部互聯網企業一直都在“跑馬圈地”,通過不斷投資、并購等方式,來豐富自身的業務板塊,構建所謂的“閉環”。這種構筑“閉環”的競爭思路,從現實情況看,已經導致互聯網企業個體之間的競爭變成陣營化的競爭,造成不同陣營企業之間的合作障礙,導致資源利用和配置不充分,人為限制合作共贏的空間。

曹磊認為,當下互聯網巨頭之間,不僅是騰訊跟阿里、字節跳動競爭,還有與百度系、360系、京東系、拼多多等巨頭生態之間的競爭。字節跳動系作為當下互聯網第三大派系及后起之秀,跟騰訊系有著較大的全面競爭。今年2月份發生抖音向北京知識產權法院起訴騰訊壟斷的訴訟,此舉可以看出壟斷行為發生在各大互聯網巨頭之間。

李旻表示,我認為互聯網行業巨頭抱團取暖,一起度過“行業寒冬”的可能性非常大。目前字節“抖音”已經是最大的短視頻平臺,其龐大的用戶流量注定要被國家著重監管。在反壟斷強壓下,多領域開放已成必然。

丁夢丹表示,從互聯網發展背景而言,在開展強監管,打擊互聯網行業壟斷的背景之下,兩家互相開放,各自擁抱,幫助構建公平、公正、健康良好的競爭秩序,也會引導各大互聯網企業向著開放包容、良性競爭的方向發展,使得流量與數據良性流動。

“平臺不開放,就不可能互聯,就不再會有真正的互聯網。無論阿里還是騰訊,它們今天的成就都是互聯網開放的成果,是最大的受益者,也是它們未來發展的基石。它們不能為了自己的一己之利,而把互聯網這扇最大的門,給關閉。所以,不斷糾正它們過去錯誤的行為,必將是大勢所趨!現在這一步壟斷的,僅僅是開始了松動而已,任重道遠。”方興東說道。

【觀點五:互聯網領域被迫“站隊”局面或將得到根本性改變】

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郭濤表示,在反壟斷常態化和長期化的大背景下,未來1-2年內,騰訊生態與字節跳動生態有望互相開放,將有利于促進內容創造者的積極性,進一步提高創作收入,從而吸引更多人參與內容創作,行業迎來井噴式發展高峰。

“近年來,國家有個部門對平臺強制“二選一”等破壞公平競爭、擾亂市場秩序的違法行為依法嚴懲,已形成有力震懾。騰訊和阿里巴巴互相開放生態系統將打破原有封閉的生態體系,中小企業擁有等多的自主選擇權,受制于某個巨頭而被迫戰隊的局面將得到根本性改變。”郭濤稱。

朱秋城表示,騰訊和阿里目前的情況可以用“可口可樂和百事可樂”,作為案例參考。競爭的最高層級其實是共贏合作,開放意味著共贏,優勢的更優勢。這個現象還會持續一段時間,但是形勢會發生變化,一定時間內會隱形,但是最終會被開放合作和繁榮取代。反壟斷的核心是建立更開放,活躍的市場,讓新業態,新創新更好的綻放。站隊的模式未來最終會因為,生態的活躍開放最終成為歷史。

李旻認為,反壟斷的實質是“保護競爭”,避免“排除、限制競爭的行為”。對于互聯網初創團隊來說,他們往往沒有選擇的權利,相關產品或多或少的都會涉及到阿里騰訊領域。但是若阿里騰訊聯合,針對初創團隊來說不必為阿里騰訊兩家公司設計專門符合他們各自要求的產品,直接采用同一套在它們之間流通,對其可以解決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丁夢丹表示,從法律法規的角度而言,具有競爭優勢的平臺領域經營者亦不得達成橫向壟斷或縱向壟斷,利用平臺規則、技術手段、數據和算法等限定交易,設置限制性條件。部分業態的相互開放,也會為依附某一平臺業務的經營者提供更廣闊的市場和競爭機會,但同樣也會面臨流量更分散,行業內卷與競爭更激烈,也更能夠相互角逐,優勝劣汰,對凈化互聯網生態環境有一定影響。

網經社“電數寶”電商大數據庫(DATA.100EC.CN,注冊免費體驗全部)基于電商行業12年沉淀,包含100+上市公司、新三板公司數據,150+獨角獸、200+千里馬公司數據,4000+起投融資數據以及10萬+互聯網APP數據,全面覆蓋“頭部+腰部+長尾”電商,旨在通過數據可視化形式幫助了解電商行業,挖掘行業市場潛力,助力企業決策,做電商人研究、決策的“好參謀”。

【版權聲明】秉承互聯網開放、包容的精神,網經社歡迎各方(自)媒體、機構轉載、引用我們原創內容,但要嚴格注明來源網經社;同時,我們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煩請將版權疑問、授權證明、版權證明、聯系方式等,發郵件至law@netsun.com,我們將第一時間核實、處理。

【原創報告】 更多>
《2021年(上)中國網絡零售市場數據報告》
《2021年(上)中國母嬰電商市場數據報告》
《2021年(上)中國社交電商市場數據報告》
《2021年(上)中國二手電商市場數據報告》
《2021年8月電子商務用戶體驗與投訴監測報告》
《2021年8月中國電子商務行業投融資數據報告》
【最新原創】 更多>
        平臺名稱
        平臺回復率
        回復時效性
        用戶滿意度
        性欧美18一16